铭牌棋牌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熒幕判官熒幕判官爲您播報一則社會悲劇

日期:12-02   阅读:100   分类:行业资讯

圖 6.《熒幕判官》遊戲中孩童的偉大夢想

蜘蛛與老師的聯想

遊戲在第二個場景的牆上畫框中埋了一個恐怖的伏筆,一隻巨大的蜘蛛在背後虎視眈眈。蜘蛛就是女老師的形象,巧妙地利用女老師的波浪髮型連結成蜘蛛的八條腿,不只如此,玩家還可以在教師休息室罰站到身上長滿蜘蛛網的學生,尤其是張開八隻手要抓主角回去教室的逃跑追逐遊戲更是一絕,徹底地利用大部分人對於蜘蛛的恐懼,強加在孩童對於老師的恐懼。當玩家看到記者找到主角的女老師接受採訪的錄像時,留著一撮捲髮的女老師無辜地抱怨著當年主角多麼不受教,但是她身後幼兒園白色鐵柵欄卻鮮明地勾勒出幼兒園有如監獄般的封閉,才是孩童與那些兔子極力想要逃出的原因。

圖 7.《熒幕判官》遊戲中蜘蛛女老師

初中辯論大會與古羅馬元老院的比擬

到了第二章,主角王裕明升上初中的第一個場景就是在學校髒亂的男廁內受到霸凌。遊戲藉由主角以水桶當帽、垃圾桶蓋當盾、吸把當作武器的形象轉化爲一個古羅馬競技場的鬥士,甚至將辯論大會變成羅馬共和時期的元老院商議的情形,這些古今的比擬並不像第一章的監獄幼兒園與女蜘蛛老師那麼有說服力,比方利用海克力士()遭到九頭蛇擊倒的畫面,暗示主角無法達成目標終將失敗。這個象徵意義與原始典故中的海克力士是擊敗九頭蛇卻又在之後因爲蛇毒而死,是有所落差的,再加上海克力士充滿熱情自信的形象與遊戲主角王裕明長年遭受欺負的壓抑性格也有所不同,在遊戲中用鷹獅爲幫派的作法也常常讓我感到出戲,倒是比較希望看到戴著水桶的主角拿吸把攻擊敵人的畫面。

圖 8.《熒幕判官》遊戲中戴著水桶的主角

承載血淚的日記本

主角初中時期的筆記本,相對來說較爲有趣些。可能是受到《返校》的影響,在泛黃日記中收錄著有關當時社會時事的舊報紙片段,一頁擺放物件,另一頁則是解說文字,但沒有如同《返校》將日記本呈現如此有逼真,例如側頁的陰影、黏貼的膠帶以及紙張的摺痕。不過整體來說,《熒幕判官》探索更多中小學階段會遭遇的現實境遇,比方主角找到一本某位同學罰寫 " 不會再挑食 " 的作業簿,接著又找到教師日誌中老師要求罰寫五百次以懲罰丟棄牛奶的同學,最後當玩家看到這名同學的藥單上寫著乳糖不耐症時,這又是另一起真相被抹煞的真實事件。還有像父母向校方捐錢讓孩子記大功,或者爲了滿足父母期望偷偷跑去更改考試分數而被記大過,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班花與醜女的對比,呈現了男生極力地想討班上最漂亮的女生歡心,漂亮的女生不管作什麼事情都是令人雀躍的,但同時又排擠相貌較不端正的女生,這些都是頻繁地發生在校園生活中的真實事件。

圖 9.《熒幕判官》遊戲中的日記本

不單純的小遊戲玩法

《熒幕判官》並沒有太多複雜的遊戲玩法,多半只需要單鍵或雙鍵就可以操控,比如推積木找出口、縱向捲軸式的逃跑、攻防兩鍵的戰鬥,以及像太鼓達人點擊觸發正確位置的戰鬥方式。可以注意的是,這四種簡易遊戲方式並不是很單純的小遊戲,它們與主角成長發展有密切的關係。在幼兒時期,主角仍幼年無知缺乏充足的力氣,遊戲則設定成面對較胖的孩童只能用推的移動位置,逃跑玩法更是展現孩童對抗大人的主要手段,尤其是當主角成功地逃出幼兒園,在門口尋求父親安慰卻遭到一巴掌倒地時,徹底地顯現孩童與大人在生理上的不平等。

圖 《熒幕判官》遊戲中主角受到父親的痛打

儘管初中開始,主角終於有些力氣可以對抗霸凌,但是遊戲中以水桶戴帽拿著垃圾桶蓋當盾的形象,遊戲轉化比擬爲羅馬競技場上勇武雙全的鬥士,我認爲不適切,反而有一種荒唐可笑的意味,像極了自以爲是中古騎士的唐吉訶德。我想主動攻擊的簡易玩法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是在主角穿著藍領裝扮準備聯考的半工半讀時光。父親失業酗酒,主角完全無法理解爲什麼自己的人生那麼悲慘,又加上再次遇上富家子弟高雲生的騷擾,玩家很明顯能感受到主角此時此刻的所有不滿,於是遊戲巧妙地安排了一系列讓主角和玩家發洩的對打。這個時候的主角已經有接近成人的力氣了,他打零工不免讓他更加壯碩,而怒氣更激發他潛在的力量。戰鬥畫面以中景呈現,有效地聚焦在人物上半身的臉部表情與手臂活動的對應關係,我們可以看到主角王裕明是有多麼地憤怒,他的拳頭是十足的用力,出拳快到只見殘影。不僅只如此,敵方的富家子弟高雲生絲毫不在意主角的拳頭有多痛,他悠哉地挑釁主角,甚至刻意打破一般性的遊戲規則,暗示著他的權力能夠掌控一切,甚至是遊戲本身。

圖 《熒幕判官》遊戲中高雲生打破一般性的遊戲規則

宿命論 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

台灣小說家九把刀曾說過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而《熒幕判官》的主角王裕明也確實不斷地打拚,他做了一切自認爲正義的事情,卻始終脫離不了悲慘的人生,仿佛命中注定好的。難道遊戲腳本設定是宿命論?當主角在前往每一個新的關卡的路途上,遊戲不停地重複詢問主角一個看似無厘頭的問題:" 你是否要進去?" 乍看之下主角有權選擇未來的命運,但這是一個陷阱題。縱使主角痛快地打倒高雲生,甚至是打敗了擔任遊戲最終大魔王的主角父親,什麼也沒有改變,什麼也不改變。不論是主角朋友阿強也好,或者公子小哥高雲生也罷,他們很早就覺悟自己是什麼樣的人,只剩下主角還在命運造化與正義情懷之間徘徊,他比起其他人想得更多,卻造成更大的損傷。

她又掃了一眼段岳生的房間,門是虛掩著的,可以從縫裡看到裡面沒人。估計他確實沒什麼值錢東西,才敢這樣粗心大意。慕琬和黛鸞下了樓,小東西落在黛鸞肩上。她們正看到段岳生在山海旁邊繞來繞去。「凜道長,整兩盅唄,大白天的怕什麼呢。」「划拳總會吧!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不喜歡喝酒,你喝茶也行。」

圖 《熒幕判官》遊戲中高雲生的自白

結語:誰對誰錯?

遊戲的尾聲並沒有肯定地說出主角是否弒父的真相,開放性結局留給營目前的各位判官下定論。與其對於王裕明未來會如何,父親是否真正死去,是否有他人兇嫌的討論,不如說《熒幕判官》更重要的是要強調人們理解事情的方式是怎麼樣受到媒體傳播所影響的。我並不認爲玩家在這款遊戲中是一個有實際權力的 " 判官 "。畢竟判官在中國宗教信仰裡面,是輔佐閻羅王審判,有極大的權力可以將他人的生死操之在手中,就像檢察官與法官的能力。玩家反而在遊戲中必須扮演其他身分,一方面實際體驗主角王裕明的人生,以主角的角度去理解事情的真相,另一方面玩家又要獨立成爲熒幕之外的旁觀者,以更宏觀的角度觀察多元面向。當玩家在深夜陪著主角走在街道昏暗的路燈下時,色調逐漸地從父親血跡的紅色,轉爲寧靜的藍綠色,最後化成黑暗中的一盞盞人生跑馬燈,而過去曾在主角人生中占有重要性的角色都一一地站在路燈下與主角對話時,準備開始宣判事情真相的玩家突然地察覺到沒有一個人是絕對的善惡,而主角也不全然是正確的……。

圖 《熒幕判官》遊戲中的王裕明與高雲生的對談

參考圖片

圖 1. 實況《熒幕判官》時的各種評語,圖片取自

「我知道,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喬樂說的振振有詞,看起來卻也是堅定的。見到他如此,喬羽不由笑了笑,然後看著喬希說道:「你自個兒本就是孩子,如今還讓你照看弟弟。若你覺得他煩,惹著你了,只管把他攆出去!」「娘!」喬樂一聽喬羽這樣對著喬希說,頓時不幹了,大聲嚷著。聽了喬樂的嚷嚷,喬羽面上卻是帶著笑,看著一副好心情的樣子。喬希也拉了拉喬樂的手,不讓他和喬羽對上,然後保證似得對著喬羽說:「娘,您只管放心,我定然會好生帶著弟弟,不讓弟弟到處跑,到處鬧的!」

圖 2.《熒幕判官》遊戲中受採訪的高議員,圖片取自筆者遊戲畫面

圖 3.《熒幕判官》遊戲中的新聞主持人,圖片取自筆者遊戲畫面

圖 4.《熒幕判官》呈現對於體罰的恐懼,圖片取自筆者遊戲畫面

圖 5.《熒幕判官》遊戲中孩童的午睡時光,圖片取自筆者遊戲畫面

圖 6.《熒幕判官》遊戲中孩童的偉大夢想,圖片取自筆者遊戲畫面

只是在沈延州和沈泉天腳下的步子剛剛跨出,身影準備向沈風暴沖而去的時候。那幾十條原本朝著沈風纏繞的靈氣鎖鏈,忽然之間停頓在了半空之中。沈青松臉色驟然大變,他感覺自己失去了對這些靈氣鎖鏈的掌控,眼睛裡充滿了慌張之色,鎖神術怎麼可能失靈呢?哪怕是沒有他的控制,在沈風掙脫了身上的靈氣鎖鏈之後,其餘在空氣中待命的靈氣鎖鏈,也會緊接著纏繞上去的,最多不會一股腦的同時發動纏繞。

圖 7.《熒幕判官》遊戲中蜘蛛女老師,圖片取自筆者遊戲畫面

圖 8.《熒幕判官》遊戲中戴著水桶的主角,圖片取自筆者遊戲畫面

圖 9.《熒幕判官》遊戲中的日記本,圖片取自筆者遊戲畫面

圖 《熒幕判官》遊戲中主角受到父親的痛打,圖片取自筆者遊戲畫面

圖 《熒幕判官》遊戲中高雲生打破一般的遊戲規則

圖 《熒幕判官》遊戲中高雲生的自白

圖 《熒幕判官》遊戲中的王裕明與高雲生的對談

Copyright © 2019 铭牌棋牌 版权所有